天行健

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博学笃志,切问近思,此八字,是收放心的工夫 神闲气静,智深勇沉,此八字,是干大事的本领 不必於世事件件皆能,惟求与古人心心相印 不能缩头者,且休缩头。可以放手者,便须放手 不与人争得失,惟求己有知能 把自己太看高了,便不能长进。把自己太看低了,便不能振兴 贫贱非辱,贫贱而谄求於人者为辱 富贵非荣,富贵而利济於世者为荣 。贫无可奈,惟求俭。拙亦何妨,只要勤 泼妇之啼哭怒骂,伎俩耍亦无多,静而镇之,则自止矣 谗人之簸弄挑唆,情形虽若甚迫,淡而置之,则自消矣 莫大之祸,起於须臾之不忍,不可不谨 每见待子弟,严厉者,易至成德,姑息者,多有败行,则父兄之教育所系也 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终为祸 。困穷之最难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 富不肯读书,贵不肯积德,错过可惜也 。衣禄原有定数,必节俭简省,乃可久延 富家惯习骄奢,最难教子。寒士欲谋生活,还是读书 仁字从人,义字从我,讲仁讲义者,不必远求 凡遇事物突来,必熟思审处,恐贻後悔 。不幸家庭衅起,须忍让曲全,勿失旧欢 凡事谨守规模,必不大错。一生但足衣食,便称小康 可以为常者,必其平淡无奇,如耕田读书之类是也 淡中交耐久。静里寿延长 心不外驰,气不外浮,是读书两句真诀 道本足於身,切实求来,则常若不足矣 境难足於心,尽行放下,则未有不足矣 读书不下苦功,妄想显荣,岂有此理?为人全无好处,欲邀福庆,从何得来?读书无论资性高低,但能勤学好问,凡事思一个所以然,自有义理贯通之日 立身不嫌家世贫贱,但能忠厚老成,所行无一毫苟且处,便为乡党仰望之人 东坡志林有云: 人生耐贫贱易,耐富贵难;安勤苦易,安闲散难; 忍疼易,忍痒难;能耐富贵、安闲散、忍痒者,必有道之士也 闲看他人行事,眼前即是规箴 天地无穷期,光阴则有穷期。去一日,便少一日 富贵有定数,学问则无定数。求一分,便得一分 天虽好生,亦难救求死之人。人能造福,即可邀悔祸之天 为子孙计长久,除却读书耕田, 恐别无生活,总期克勤克俭,毋负先人 草春荣而冬枯,至於极枯,则又生矣 。困穷而有振兴志者,亦如是也 鲁如曾子,於道独得其传,可知资性不足限人也 贫如颜子,其乐不因以改,可知境遇不足困人也 观山岳悟其灵奇,观河海悟其浩瀚,则俯仰间皆文章也 对绿竹得其虚心,对黄华得其晚节, 对松柏得其本性,对芝兰得其幽芳,则游览处皆师友也 耕所以养生,读所以明道,此耕读之本原也看书须放开眼孔。做人要立定脚根 和平处事,勿矫俗以为高。正直居心,勿机关以为智 和气迎人,和为祥气,骄为衰气,相人者,不难以一望而知 善是吉星,恶是凶星,推命者,岂必因五行而定 何谓享福之人?能读书者便是。何谓创家之人?能教子者便是 何者为益友?凡事肯规我之过者是也 何者为小人?凡事必徇己之私者是也 生资虽少智慧,而虑事精详,即是能人 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 可知积善以遗子孙,其谋甚远也 敬他人,即是敬自己。靠自己,胜於靠他人 交朋友增体面,不如交朋友益身心 。教子弟求显荣,不如教子弟立品行 教弟子於幼时,便应有正大光明气象 待小人宜敬,敬心可以化邪心 俭可养廉,觉茅舍竹篱,自饶清趣 。静能生悟,即鸟啼花落,都是化机 进食需箸,而箸亦只随其操纵所使,於此可悟用人之方 作书需笔,而笔不能必其字画之工,於此可悟求己之理 讲大经纶,只是落落实实。有真学问,决不怪怪奇奇 齐家先修身,言行不可不慎。读书在明理,识见不可不高 气性不和平,则文章事功,俱无足取 。语言多矫饰,则人品心术,尽属可疑 求备之心,可用之以修身,不可用之以接物 知足之心,可用之以处境,不可用之以读书 求个良心管我。留些馀地处人 钱能福人,亦能祸人,有钱者不可不知 。药能生人,亦能杀人,用药者不可不慎 清贫,乃读书人顺境。节俭,即种田人丰年 习读书之业,便当知读书之乐。存为善之心,不必邀为善之名 心静则明,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远,云飞而不碍空 心能辨是非,处事方能决断。人不忘廉耻,立身自不卑污 志不可不高,志不高,则同流合污,无足有为矣 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则舍近图远,难期有成矣 治术本乎儒术者,念念皆仁厚也 。今人不及古人者,事事皆虚浮也 忠实而无才,尚可立功,心志专壹也 。忠实而无识,必至偾事,意见多偏也 忠有愚忠,孝有愚孝,可知忠孝二字不是伶俐人做得来 仁有假仁,义有假义,可知仁义二途不无奸险人藏其内 正己,为率人之本。守成,念创业之艰 处事有何定凭,但求此心过得去 。立业无论大小,总要此身做得来 愁烦中具潇洒襟怀,满抱皆春风和气 。昧暗处见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程子教人以静,朱子教人以敬静者,心不妄动之谓也 敬者,心常惺惺之谓也。又况静能延寿,敬则日强 世风之狡诈多端,到底忠厚人颠扑不破 。末俗以繁华相向,终觉冷淡处趣味弥长 世之言乐者,但曰读书乐、田家乐 可知务本业者,其境常安 事当难处之时,只让退一步,便容易处矣 。功到将成之候,若放松一着,便不能成矣 势利人装腔做调,都只在体面上铺张,可知其百为皆假 虚浮人指东画西,全不向身心内打算,定卜其一事无成 十分不耐烦,乃为人大病 。一昧学吃亏,是处事良方 守分安贫,何等清闲,而好事者,偏自寻烦恼 持盈保泰,总须忍让,而恃强者,乃自取灭亡 守身必严谨,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 养心须淡泊,凡足以累吾心者,勿为也 守身不敢妄为,恐贻羞於父母。创业还须深虑,恐贻害於子孙 山水是文章化境,烟云乃富贵幻形 神传於目,而目则有胞,闭之可以养神也 。祸出於口,而口则有唇,阖之可以防祸也 生资之高在忠信,非关机巧。学业之美於德行,不仅文章 人品之不高,总为一利字看不破 。学业之不进,总为一懒字丢不开 人犯一苟字,便不能振。人犯一俗字,便不可医 。人得一知己,须对知己而无惭。士既多读书,必求读书而有用 人皆欲贵也,请问一官到手,怎样施行? 人皆欲富也,且问万贯缠腰,如何布置? 人皆欲会说话,苏秦乃因会说话而杀身 人皆欲多积财,石崇乃因多积财而丧命 人之生也直,人苟欲生,必全其直 。贫者士之常,士不安贫,乃反其常 人之足传,在有德,不在有位。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 人生境遇无常,须自谋一吃饭本领 。人虽无艰难之时,要不可忘艰难之境 。世虽有侥幸之事,断不可存侥幸之心 人心统耳目官骸,而於百体为君,必随处见神明之宰 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知终身无安逸之时 自奉必减几分方好。处世能退一步为高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 。古人以往之得失,且不必论,但须论己 自家富贵不着意里,人家富贵不着眼里,此是何等胸襟! 古人忠孝不离心头,今人忠孝不离口头,此是何等志量!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见尘世之间,已分天堂地狱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辈,不隔圣域贤关 财不患其不得,患财得而不能善用其财 。禄不患其不来,患禄来而不能无愧其禄 才觉已有不是,便决意改图,此立志为君子也 。明知人议其非,偏肆行无忌,此甘心为小人也 在世无过百年,总要作好人、存好心,留个後代榜样 谋生各有恒业,那得管闲事、说闲话,荒我正经工夫 偶缘为善受累,遂无意为善,是因哽废食也 。明识有过当规,却讳言有过,是护疾忌医也 耳目口鼻,皆无知识之辈,全靠着心作主人 。身体发肤,总有毁坏之时,要留个名称後世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无也 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终身可行也 一室闲居,必常怀振卓心,才有生气 一生快活皆庸福。万种艰辛出伟人 以直道教人,人即不从,而自反无愧,切勿曲以求荣也 以诚心待人,人或不谅,而历久自明,不必急於求白也 意趣清高,利禄不能动也。志量远大,富贵不能淫也 忧先於事,故能无忧,事至而忧无救於事 有不可及之志,必有不可及之功 。有不忍言之心,必有不忍言之祸 有真性情须有真涵养。有大识见乃有大文章 有生资,不加学力,气质究难化也 。慎大德,不矜细行,形迹终可疑也 有才必韬藏,如浑金璞玉,然而日章也 。为学无间断,如流水行云,日进而不已也 友以成德也,人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德不能成矣 学以愈愚也,人而不学,则昏昧无知,愚不能愈矣 严近乎矜,然严是正气,矜是乖气,故持身贵严而不可矜 谦似乎谄,然谦是虚心,谄是媚心。故处世贵谦而不可谄 颜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贤人处横逆之方 子贡之无谄,原思之坐弦,是贤人守贫穷之法 无论作何等人,总不可有势利气 。无论习何等业,总不可有粗浮心 无执滞心,才是通方士。有做作气,便非本色人 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 无年非夭,无述乃为夭。无子非孤,无德乃为孤 误用聪明,何若一生守拙。滥交朋友,不如终日读书 为学不外静敬二字。教人先去骄惰二字 为乡邻解纷争,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 为世俗谈因果,使知报应不爽,亦劝善之方也 为善之端无尽,只讲一让字,便人人可行 立身之道何穷,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稳当话,却是平常话,所以听稳当话者不多 本分人,即是快活人,无奈做本分人者甚少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 对圣贤言语,必要我平时照样行去,才算读书 欲利己,便是害己。肯下人,终能上人 用功於内者,必於外无所求。饰美於外者,必其中无所有 。 

评论